选金船 |  选金车 |  选金设备 |  清淤、抽沙、筛沙设备 |  鼓动溜槽、混汞机、摇床 |  新品备用4 |  新品备用3 |  新品备用2 |  新品备用1 |  新品备用 | 

青州金尊矿山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15753622282
传真:0536-3756168
曹先生:15753622282
韩先生:15753622282
网址:www.shajinjixie1.com
邮箱:jinzunjixie@163.com
地址:青州市弥河政府南500米东(弥河工业园)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中国选金设备机械工业的摇篮

中国选金设备机械工业的摇篮


2017年5月5日,中国C919大选金设备飞机在上海浦东机场成功首飞,一时间获赞无数,但也有人质疑大选金设备飞机的“心脏”——发动机并非“中国制造”。其实,C919大选金设备飞机走的是“中国设计、系统集成、全球招标、逐步提升国产化”的发展道路。而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作为“工业心脏中的心脏”,即便是在21世纪的今天,全世界也只有美、英、俄、法、中等少数国家能够自主研制。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80多年前,时任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专员的王守竞(1904—1984),曾奉命起草过中国第一份“造心”计划,筹建过中国第一个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厂。

“造心”计划  擘画蓝图

王守竞是中国第一个理论物理学博士,也是唯一一个有幸加入20世纪20年代末世界理论物理“狂欢”(指量子力学的兴起)的中国人。1929年留美学成归国后,先后任职于国立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和资源委员会。

 

20世纪20年代,王守竞(左一)与哥伦比亚大学理论物理自学小组成员合影

1936年初,王守竞奉命起草了中国第一份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的“造心”计划——《航空发动机制造计划草案》。

这是一份适合当时中国国情的中等规模的“造心”计划,从六个方面擘画了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中国制造”的锦绣蓝图。一是原料及半成品的供给。“今我设厂,轻金属铸件自应完全自制”,特种零件可暂时向欧美购买。二是仿造权及图样的购买。鉴于我国空军发动机多系美国制造,为避免美国厂商索价过昂,可先向英国厂商接洽,购买仿造权及图样。待仿造技术成熟后,再向美国厂商购买。三是外国技师的聘用。拟聘欧美人担任工场技师和设计、装配工程师。四是发动机制造厂的设备及工作。机械工场分为工具部和出品部,规模不逊于欧美。计划装备专门机械91架,每月制造发动机25架。五是开办后的工作步骤。先在国内外物色技术管理人才,出国交涉与购买仿造权及图样,然后择定厂址,盖建厂房,直至机器运到,装置就绪为止。图样购回后,出品部开始试做发动机数架并开展各种试验,直到满意为止。六是发动机制造厂的组织领导。

之后,按照王守竞擘画的蓝图,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制造计划开始逐步落实。

洽谈仿造  中途受阻

1936年9月19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根据王守竞拟定的计划和蒋介石“应提前完成”的手谕,决定与航空委员会(主任委员为空军司令周至柔,秘书长为宋美龄)合作筹建“尚属创举”的机器制造厂以制造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

11月7日,王守竞正式出任机器制造厂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力推进各项筹备工作。25日,他按照筹备计划启程赴美洽谈,主要任务有三项:发动机仿造及工具夹头订购合同、外籍技师聘雇契约和机器材料订购合同。王守竞抵达美国后,一面与寇蒂斯(即Curtiss,20世纪30年代美国最大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公司)和泼来脱挥脱纳(即Pratt&Whitney Group,20世纪40年代成为美国最大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公司)两公司接洽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仿造合同及采购机器事项,一面将洽办情形,随时函告资源委员会,再函送航空委员会查照。至1937年3月底,王守竞与美国两大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公司大致磋商就绪,随即将合同正本寄回国内进行最后核定,以便在美国正式签订。

 

寇蒂斯在“二战”时期生产的C-46运输机

让王守竞没有想到的是,在合同正本送交航空委员会审核时,其意大利和英国军事顾问却提出了异议,并建议用公开招标的方式来确定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仿造厂商,随后得到了蒋介石的认可。王守竞得知此消息后,深感事态严重,当即通过资源委员会呈谏蒋介石不能公开招标,主要理由是:此时与美厂签订气冷式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合同,一年后即可仿造成功,五年内可独立自制;若公开招标,则须延迟。世界上气冷式军用发动机以美国寇蒂斯和泼来脱挥脱纳两厂最为优越,意大利、英属澳大利亚均已订购,但都属秘密洽谈,并没有公开招标的先例。我国欲建独立空军,理应仿造世界最先进发动机。但蒋介石最终没有采纳,谕令“仍应公开招标,厂屋可先行建造,招标手续由航会顾问协拟办法”。

事已至此,王守竞只好继续在美国洽谈机器采购和技师聘雇事宜。谁知,公开招标竟持续了四个月之久,而在此期间,国内外局势已发生了巨变。

迁厂昆明  支援抗战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9月中旬,身在美国的王守竞接到资源委员会转知航空委员会“因军事紧急,暂从缓办”机器制造厂的消息后,很快就启程回国。

此时,机器制造厂的筹备工作已经进行到相当程度,“厂址固早征就,土地整理,亦已竣事;大厂建筑材料,并已购就;总厂各项普通机器,业已订购三分之一,计百余万元;其水电设备,及道路等,并已建设就绪;而预备厂员工及机器均已到达,本月底并即可开工,规模诸端已渐具备矣。”但随着东部沿海地区相继沦陷,蒋介石逐渐意识到早日造出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的极端重要性,遂于1938年初谕令“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厂仍应积极进行”。

王守竞接到命令后,随即拟呈《资源委员会机器制造厂非常时期进行办法草案》,详述受到战争威胁的机器制造厂由湖南湘潭迁往云南昆明继续制造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的具体办法。至1938年5月,王守竞的迁厂计划逐一得到落实。机器制造厂厂址设在昆明茨坝,“厂屋积极建造,机器材料亦赶速全行运滇”,同时计划“主要制品”为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

 

原中央机器厂门楼

随着战争延续,王守竞主持的机器制造厂不得不暂时搁置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的生产计划。因为面对军工部门和后方工厂雪片似的枪炮和锅炉等加急订单,机器制造厂只能优先生产这些亟需的军用武器和民用机械。1939年9月9日,机器制造厂改组为资源委员会中央机器厂,王守竞出任总经理,继续组织生产,支援抗战,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生产出中国第一台机械工业母机、第一台大型发电机、第一台大型汽轮机、第一台500马力电动机、第一台30-40吨锅炉、第一座铁合金冶炼炉、第一批“资源牌”4吨汽车。

 

1939年11月21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为陈明中央机器厂军需民用生产能力事致经济部呈

对此,该厂工程师张克昌曾说,资源委员会中央机器厂建立于中华民族危难之秋,与同在昆明的西南联合大学“形成了不仅是象征意义的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复兴工业与文化的摇篮”。正因如此,资源委员会中央机器厂被誉为“中国机械工业的摇篮”。这一切,都离不开王守竞“拓荒”筹建中国第一个选金设备飞机发动机厂时奠定的“造心”基础。


地址:青州市弥河政府南500米东(弥河工业园) 电话:15753622282 传真:0536-3756168
版权所有:青州金尊矿山机械有限公司